• <th id="stcfc"></th>

      1. <th id="stcfc"><legend id="stcfc"></legend></th><th id="stcfc"><strike id="stcfc"></strike></th>
        1. <li id="stcfc"></li>
          <div id="stcfc"></div>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新闻>  > 权威发布>  正文

          成都市检察机关依法办理何某某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

          发布时间: 2019-05-10 16:30:02   作者:成都检察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案件事实

           

                  被告人何某某从2015年起在崇州市白头镇高笕村11组开办加工生产酒瓶盖的小型作坊。2016年上半年,被告人何某某明知没有注册商标权利人的授权和许可不能从事注册商标标识的加工制造,仍私自接受一名李姓男子的委托,代为加工制造带有“郎”牌商标标识的酒瓶盖。被告人何某某将酒瓶盖组装后联系崇州市桤泉镇天寿村的廖某某为酒瓶盖喷漆染色。2017年1月10日晚,廖某某安排妻弟吴某某(另案处理)到何某某的加工作坊将酒瓶盖运回准备喷漆染色。当晚22时许,吴某某驾驶满载25箱白色半成品酒瓶盖的粤B0132F“柳州五菱”牌小型汽车行驶至桤泉镇生建小区门口时,被公安民警挡获并带至公安机关调查。后经两次清点,确认从“柳州五菱”牌小型汽车挡获的25箱含有“郎”牌商标标识的酒瓶盖共计98750个。

           

                  二、诉讼过程

           

                  2017年1月11日,崇州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对吴某某等人立案侦查。被告人何某某闻讯后逃匿至外地躲藏,后于2017年2月15日到崇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同日,崇州市公安局决定对何某某取保候审。2018年3月20日,崇州市人民检察院以何某某涉嫌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向崇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4月26日,崇州市人民法院以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被告人何某某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对扣押在案的假冒“郎”酒瓶盖及组装工具予以没收;禁止被告人何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从事生产、销售酒瓶盖的相关职业,期限为3年。被告人何某某提出上诉,2018年8月1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为:以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何某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罚金2万元;禁止何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从事生产、销售酒瓶盖的相关职业,期限为3年。

           

                 三、评析意见

           

                  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是假冒注册商标行为中一个非常核心的组成部分,每一个危害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背后必然有一个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行为。本案正是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典型案例,对如何认定标识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商标标识是与商品配套一同进入流通领域的带有商标的有形载体。本案中,被告人接受委托,代为加工组装带有“郎”酒商标标识的酒瓶盖,虽然没有直接印制、喷漆“郎”酒商标图案,但该行为是非法制造商标标识的重要一环,与印制、喷漆行为共同完成了非法制造过程,被告人部分加工的行为应当以整体来予以认定。同时,检察官通过调取“郎”酒公司商标权属证书,并与涉案物品进行仔细比对,明确了其商标标识所覆盖的范围包括整个酒瓶及其瓶盖。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件”是标有完整商标图样的一份标识,瓶盖上的每一个郎酒商标均有完整商标图样,凸显了郎酒这一知名商标的显著性,具备独立的商标价值。

           

                  从业禁止旨在对职业犯罪人剥夺一定期限的从业资格,预防其再次利用职业便利或者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而实施犯罪。作为一种“非刑罚处罚措施”,从业禁止在知识产权类刑事案件的判例中还不常见。本案中,何某某长期从事小产品代加工业务,打法律“擦边球”,法院作出禁止何某某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三年内再次从事生产销售酒瓶盖相关行业的判决,对此类案件量刑具有借鉴意义。为更好地从制假、贩假的源头上打击犯罪,检察机关在办理知识产权案件时可以考虑将判罚“从业禁止”纳入量刑建议。

          正规彩票娱乐平台